?
?

主頁 > 小學 > 日記 > 正文

中學生優秀日記精選

中小學試題|家庭教育題庫|輔導習題「中國戲曲學院附屬中等戲曲學校」來源: http://9-000.cn 2019-11-13 08:45日記 556 ℃
中學生,優秀,日記,精選,程益凡,同學,日記,程益凡同學日記精選
傾聽那雨聲
天空又飄下絲絲晶瑩,是秋姑娘又見美好世界眼角泛起的淚花,劃過臉龐,灑向人間。
雨滴悄然而至,當人們毫不知曉之時,它們的音樂便四處奏起。雨蹦跳在車棚上,滴滴咚咚,宛若深沉的鼓點;雨蹦跳在樹葉·草葉上,沙沙,沙沙,宛若緊弦古箏低沉而又豪放的琴波;雨蹦跳在水面上,滴答滴答,宛若一位飽經風霜的老者回想自己的身世浮沉,傾注心潮吹動的口琴......
雨中妙音交錯著,不時一清麗的鸝聲,不時一聲渺遠的雞啼,不時一聲安詳的牛哞。當暮色襲人而來,云中月影浮現之時,大自然依然把時間之冊翻到了這最為生機宏麗的一篇。
雨聲傳遞的是一種信念,一種大自然永遠年輕的信念,一種靈魂與精神共輝的信念。
突然,我發現我從未這樣傾聽過雨,也從未如此愛過雨聲,我錯過了那么多雨打芭蕉的日夜。
驀然回首:人生百味,雨聲亦然。

沒有星光的城市
當在一個繁華的街頭,霓虹燈閃爍著青春的色彩。可抬頭一望,天幕只剩黑漆漆,沒有星星,沒有月亮。
沒有星光的城市,就是被埋在厚厚云層下的世界。人們享受著“自己創造的世界”。霓虹燈、高樓、汽車,人們忘了大自然,當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硫肆虐時,人們把歡樂與幸福留給了自己,卻也把最痛苦的未來留給了自己與后代。

沒有星光的城市,是沒有意境的城市。沒有數星星的孩子,沒有賞星星的人群。
人們被封閉在這里,也不可能會感受到天外的渺遠意境,人們也失去了遐思的機會,再也不能把那份美妙留給城市。
沒有星光的城市,就是不完整的城市。它缺少了人與大自然和諧的證據。夜晚,只能讓工業制品來照明,失去的,是以大自然最樸實的方式給予天下柔和光芒。
這個城市,就因此失去了那份美,城市不可缺少的美。
沒有星光的城市,不能算城市。

阿爾薩斯?洛林之殤
黃鸝在枝頭上毫不厭倦地重復著幾句僅有的單調歌詞,小草把頭深深埋進了泥土。普魯士兵們在操練著,殷紅的朝霞下,是他們狹長的殘酷身影。
韓麥爾先生邁著顫抖的腳步,無力地走著,盡管教堂就在眼前。鴿子在屋脊上躊躇著,他們似乎也已經感受到,這里的一切已經被徹底封鎖在這曾經與他們生死相依的土壤,而他們卻要永遠離去。
花也不愿再去吐香,鳥也不愿再去歌唱。
前面的樹蔭下,斑駁的光點,仿佛法蘭西被子彈洞穿的傷口,韓麥爾先生的心在滴血,一雙手久久停在門扉,欲推又止。國土逝去,或許那個真正的韓麥爾也已經逝去,他還是那個鄉村教師嗎,他還是那個時而嚴厲時而溫柔的法語老師嗎。
至少,他和學生的愛國心未殤,且永恒。
冷雨多情
輕松美好的下課鈴總算想起,我趕緊抱起作業往家小跑。柔和的燈光下,路邊的小樹似乎都打著盹,可我卻抑制不住心中那莫名的愉悅。忽然,一滴沁涼落在了我眉心——
那涼意鉆進我的腦海,像長滿了觸手,抓住了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,更把我凍結在這神奇的感觸中……
我不禁打了個寒顫,看著地上隱現著的潮濕斑點,良久才回過神來,下雨了,一場冷徹的秋雨。
她就這樣來了,在一個被柔和燈光籠罩的深夜小巷,她為什么要用冰冷的淚珠在這溫暖的畫面宣泄呢。
無疑,她是多情的——她驚醒了路上幻想的我,她驚醒了周圍的一切,她認為她是主角,她認為她是對的,她在創造自己的想象,來滿足自己的多情。
冷冷而來,淡然逝去……
她又覺得自己為秋天做事了,便微笑著去別處再現多情了……
秋是多彩的,是絢麗的,她的每一寸土壤都綻放著“豐富”這兩個字眼,她讓地球又換了一身打扮。也難怪,這樣的秋天,怎么少得了多情的冷雨呢。

音樂會
終于,?對男生來說和噩夢不分上下的第二節音樂課又來了,剛一下課就知道音樂課來了的消息,絕對的飛來橫禍呀。

音樂老師新來的,上課方式也不一般,竟然讓我們在音樂課上唱歌。這雖是上個星期老師布置的作業,我們個個都有所準備。
可當老師“開始”的話音剛落,教室里頓時一片肅靜,原本抬起的頭整齊地“嘩嘩”低下,心中原本澎湃的自信心突然就被一種畏懼湮滅了。

這沉默中,我們度日如年。
老師無可奈何使出渾身解數——點名。不知誰帶的頭,當老師點到一個女生時,我們男生使勁鼓掌,原本那緊張鐮刀正一寸一寸割著心?,現在心中突然變成了恬淡閑適的一方晴空。
隨著一個個女生唱過去了,幾個男生挺過去了,我們也不再拘束了,我也鼓起心中塵封已久的勇氣,唱了,認真的唱了。
其實這場音樂會,不只是純粹的歌王爭霸,而是戰勝自己對弱項的恐懼。

酷暑
程益凡
身處冬季的人們,總是懷念春或秋,但或許更想念夏天這個季節。
我記憶中的夏天,只能用熱來形容了。
知了是夏天的主唱,沒完沒了,為自己的歌聲癡狂;樹葉個個都綠得冒油,只是都呆呆的耷拉著腦袋;柏油馬路上的柏油變得柔軟起來,水泥路面像剛凝固的火山灰,燙的連車都少走了;汗珠一從人臉滾落到地上,瞬即嗞溜一聲,化作一陣蒸汽。
這個季節,與其說人像是被扔進一個悶熱的罐子里,倒不如說是被放在一個面包機里,人就是面包,在這炙熱的土壤上蹦跳著。

這樣想來,夏天真是糟糕透了,但當夏夜來臨,一切美好又會在荷塘浮現出來。
夜空繁星點點,荷塘白蓮朵朵,若不是塘中有墨綠的蓮葉,這樣抬頭低頭,我根本分不清它們。
清風拂過,蓮海蕩漾,偶爾可見,葉柄之間有依偎一起酣睡的水鳥。

酷暑,熱中更有閑適。

一“棵”屹立的戰士
程益凡
在阿里山的莽莽林海,它宛若異峰突起,龐大的身軀散發出歲月滄桑的陳年氣息,更給人以一股噴薄向上的力量。它像擎天柱,又似粗獷的巨人,雄踞山間,勢不可擋。它,就是神木。
它是一棵著名的紅檜,是阿里山的標志。它在藍天下高高地仰望,也曾因此遭到雷劫,天雷巨斧,一下貫穿了它,把它的身軀撕成了三塊 ,中間全為枯焦,不難想象,它當時承擔了多少痛苦與煎熬。

面對命運它沒有消沉退縮,也沒有因放棄而倒下,它選擇了生存,去正視現實,去挑戰自己。
深褐的樹皮布滿了無數條裂痕,挺拔的身軀筆直的讓人興嘆。身后浩瀚林海的翻涌,只能做它八面威風的陪襯。
它的枝條一律伸向天空,好似巨人的臂膀,那么粗壯,那么有力。它似乎已經擺脫了天雷重創,恢復了往日的活力與生機,你看,它的枝干已抽出枝條,枝條又已抽出了新芽,嫩芽還在阿里山澄碧的天空下閃爍著露珠。

它曾擁有過龐大的樹冠與根系,現在,它似乎失去了許多,但至少它還是一棵屹立的戰士——抗擊逆境的戰士。

花開一瞬,自有香來
——讀宋姝錦文章有感
程益凡
(注:目前就讀于泓學書院七年級全優全能班的宋姝錦同學熱愛寫作,本學期加入泓學書院學習作文,進步明顯,佳作連篇。金老師把她的作文推薦給八年級自己的學生,程益凡同學寫下如下文字,就像一個高明的廚師遇到一個同樣高明的美食家,廚師菜燒得高明,美食家的評點也妙趣橫生,兩位熱愛寫作的少年在心靈上完成了一次頗有意義的對話。)
剛聽說她的名字不久,語文老師推薦給我們她的文章,隱約的感到雋永靈氣的文風。我想,她定是一個時而活潑時而文靜的女孩,默默一心向上,追求再高一些的造詣。
“風吹滾露珠的聲音,花葉間呢喃細語的聲音,交織在一起······”這是她的《有一種聲音,在記憶深處》;“翻著上眼皮,一眼瞟著老師,頭挨得緊緊的,還在偷著竊竊私語······”我似乎能感到她們俏皮地倚在墻角。

呵,她描繪出的生活多么斑斕,又是怎樣活潑中不失沉思,優美中不失理性,多似玲瓏的花一朵啊。
她的語言都有著輕柔的美,構思也甚妙。可她才六年級呀。倘若將其作品與我們相比,定是毫不遜色的。
每每入神于她的思想,眼前總會出現一幅畫來:一顆樹的曠野映著一顆星的天空,靜悄悄,但也給人近在咫尺與遠在天涯之間朦朧的遐想。
她的筆跡似乎還未脫離天真與拙樸,但一處處晶亮若寶石的佳句,一串串奇妙的想象,瞬間將我們的心融化得如澄澈的蒸餾水,只受她牽動心靈。
她的花瓣已經綻開,自身的香已經彌漫開來,祝愿她永葆盛開,高高地點綴在枝頭,把握好陽光雨露,掛滿一樹一樹希望的果實,喚醒芬芳的春天后,屬于自己的金秋。
假如我有一雙愛的翅膀,我將……
程益凡
在南美洲的茫茫原野中,有一塊豐茂的森林,亞馬遜流域的一塊天堂。

這里有百年甚至千年的樹,這里有神秘的古老物種,這里有著豐富的資源。
但這里也是動植物的地獄,充滿了偷獵與砍伐。
我看不慣物種的驟減和生命的屠殺。假如我有一雙愛的翅膀,我必然飛向那片森林……
我要用這充滿愛的翅膀,拔下一根根神奇的羽毛,護住一個個無辜的生命;我要用翅膀中流淌的鮮血,焚盡非法分子貪婪的野心;我要用愛挽救這片森林,保持他的純真。

假如,假如如果是真的,我會永遠為那片森林祈福,默默形成一雙無形的翅膀,守護那片凈土。

老屋
程益凡
若時光是一支琴弓,老屋便是那根根絲弦,盡管歲月磨損,絲弦已愈加蒼老,可老屋的意境卻在時光中沉淀出一股滄桑與凝重。兒時的老屋,或許就是爺爺奶奶當年的青磚黑瓦,菜畦將抹抹新綠環在屋旁,紅漆的單扇木門隱隱還有松柏的清香。春天,老屋氤氳的是青草味兒,正如爺爺奶奶將初生的草汁踏到鞋底那種淡淡的香味;夏天里,卻是一股股瓜果的清新味;而一到秋冬,稻麥的清味和柴火烘烘的味道就在鼻翼繚繞了……
而如今,老屋已盡數拆去,僅剩的青磚黑瓦,或許只是保護區內名人的故居。
別墅拔地而起,紅瓦,藍瓦,搪瓷瓦和艷麗的墻磚,華麗麗地反射出遠處的霧霾、渾濁的河水。曾經那段歲月遺留下的東西,像那幾棵參天的老樹,也已離故土而去,去異鄉當受人慨嘆的軀殼罷了。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再沒有老屋留給我那些點滴清澈的情感了,我心中的點點哀愁就當做一片對那個青磚黑瓦的時代模糊的記憶吧。? ? ?
曠野
程益凡
夜靜靜的吐露芳華,流瀉一地銀霜。

曠野平坦,沒有一絲山或石的起伏,但遠遠可見一棵孤零的樹,樹上的云煙翻涌中有一顆孤零的星。
樹遙望著星,星注視著樹,成了曠野中最閃眼之處。
樹屏住呼吸,竭力專聽星的聲音;星放出光芒,努力著捉摸樹的舉動……
樹與星觸不到,但彼此都是這曠野寂夜中惟一的依靠。
或許,曠野會天明,星也會消失,甚至樹也有老枯的那一天,星也會有隕落的那一天。

Tags: 程益凡 中學生 日記 優秀 精選 同學

本文來自網友上傳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9-000.cn/80894.html
熱門標簽